The Druid Grove


在古代凯尔特的信仰中,树木是有灵魂的,被看成是神圣的。树木是回忆和传说的保护者。智者德鲁伊人,在树木上用一种秘密的称为欧延(Ogham)的字母来记载着他们的智慧。这也被称为树木字符。欧延(Ogham)字符是根据诗歌和口才之神欧格碼Ogma来命名的。因此,树的回忆看到了过去。我们看到的将来,对这题目也许能给予我们另外一种解释。世界上雨林的破坏也会回导致我们对树的回忆成为一种回忆。

NOTES BY ROMA RYAN
ONLY TIME: THE COLLECTION, 2002


关于德鲁伊人


在凯尔特信仰里面,现代词语“德鲁伊教团员”或“德鲁伊教”是用来表示古代德鲁伊教的实践,祭司阶层在古代凯匀特社会里面是遍及西欧,从阿尔卑斯山到不列颠群岛。德鲁伊教实践的是所有部族成员文化的一部分,这个部族被希腊人称为“凯尔特族”,被罗马人称为高利,发展成近代英语的“凯尔特”和“高卢”。 

从琐碎的资料我们得知,它表现出深深的传统,保守派的德鲁伊教团员保存着知识和文明的仓库。现在不可能的就是判断这种连续性是否拥有深深的历史根源,起源于拉丁后期的社会转变中,或者中间是否出现过间断,以及德鲁伊宗教的改革。根据语源学,“德鲁伊”这个词的起源是各式各样,足可以怀疑这个词可能是出自印欧时期之前。更为普遍的观点就是“德鲁伊”是源自凯尔特的单调 “橡树”(爱尔兰的盖尔语),这个词的词根也是“智慧”的意思。 



Stonehenge,1645,By Joan Blaeu


他们的影响既是社会性,也是宗教性。德鲁伊教团员不仅履行现代祭司所做之事,而且还经常是哲学家,科学家,知识的主人,教师,国王的法官和议员。德鲁伊教团员运用众多的神,阴历与神圣的自然规律,凯尔特人们连接在一起。随着基督教进入每个区域,所有这些角色都被假装成主教和修道院,从来不是相同的个人,可能也会发现他们本身是处于直接的竞争中。

德鲁伊教的知识是由大量记住的诗句组成,我们也得知完成学习课程需要二十年的时间。盎格鲁可能曾经有过德鲁伊教导中心,以湖作为圆心,但教导的内容,不管是诗,天文学还是歌曲,甚至很可能是希腊语,都只是猜想。他们的口头文献是神圣的歌,成为祷告者的客套语和咒语,预言和巫术的法则,并没有诗句保存下来,甚至没有译本,也没有一个可以称得上纯粹的德鲁伊教的传说。然而,很多传统的乡村宗教实践在基督教诠释之下仍然可以洞悉到,仍然保持着传统,比如万圣节的庆祝,玉米洋娃娃和其他收割典礼,还有精灵的神话,森林野狼,幸运与不幸的植物和动物等诸如此类。然而,口头流传的材料可能已对古代起源进行了夸大,经常受到周围文化的影响。


关于欧延字符 (Ogham)



德鲁伊教虽然禁止把教义、密仪书写出来,但他们有着自己的文字符号——欧延文字。这种文字常见于凯尔特石刻、木刻之中,一共有25个字母(也有人说为20个),每个字母都与一种圣树相关。据说德鲁伊会将这些树型字符刻在木杖上,用以占卜。

关于欧延文字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它是由十三个字母组成历法表,每个字母代表一个月份——凯尔特历法一年13个月,每月28天。当然,这些月份也多是由树木命名的。


关于专辑封面


The Memory of Trees cover&back cover


The Young King of the Black Isles,When he came to this part of his narrative the young king could not restrain his tears.(选自故事 The History Of The Young King Of The Black Isles)

from book The Arabian Nights: Their Best-Known Tales 

illustrated by Maxfield Parrish (派黎思)

上一篇
回到百科
下一篇

the memory of trees

the memory of trees

tracks

资料整理:Liya & Ray  图片编辑:Field | 由“恩雅的天空” http://www.enyaonline.com 制作

以上资料均由网络及相关文献收集而来  * 特别感谢“中文恩雅”网站提供的翻译材料 

未经许可,请勿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