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文字的收集者——蓝色的字、绿色的字、其他任何颜色的字”

 

歌词里的文字,并非仅仅形成于忧伤喜悦的心境和爱的情感,亦或是对大自然里雨雪风霜的观察。还需要结合音高、颤音、旋律的编排(编曲*)以及声音的抑扬(声调*)这些因素。因此,为了让歌词与曲子完美契合,有些字在发音和拼写上会做忽略或者拖长等各种各样的调整和变化,同时也要保持文字原来的内涵。


MAY IT BE


这些调整和变化正是我的文字和音乐之旅的一部分,这些年来我一直同Enya和Nicky分享着这段旅程。而他们理解歌词的不同方式,是同他们共事最具启发性的方面之一。我们经常在不同的歌词中理解出不同的含义,而最终成形的歌曲则都是我们对曲子、声音和文字的不同理解的结晶。文字的发音对Nicky来说非常重要;Enya更在意文字在歌词中的编排顺序;而我则最关心文字的含义。就是这些不同的因素造就了我们的歌。有时候我作好的一段歌词会让Nicky和Enya觉得很合适,有时候却不是这样,这就需要我前面说到的“调整和变化”了。


这真是一段独一无二的奇妙旅程。在一起,我们三个经历了无数灵光一现的欣喜。我们诉说了一段段忧伤的故事,收获了一次次成功的喜悦。一路有笑声、眼泪,也有我们的热情与活力,还有被舍弃的文字又回到歌里那种失而复得般的激动。这段旅程,我们走得真远!


CHRISTMAS SECRETS


我们曾经到达“牧羊人之月”——我们的第二张专辑标题所指的两颗环绕土星的小行星。那时候,它们甚至还只有两个编号:S1980S27、S1980S26。而当我们一路走来,它们已经有了名字:普罗米修斯(土卫十六*)和潘朵拉(土卫十七*)。还有更多的牧羊人之月已经被发现,不仅如此,现在我们已经可以听见来自土星和木星的声音!


我们也曾经从毕宿五(Aldebaran,金牛座中最亮的恒星*)——在那首歌里我们描绘了未来的凯尔特人如何穿越宇宙移居到其他星球——一直走到Amarantine专辑中的三首用Loxian语言演唱的歌曲,这些歌曲正起源于毕宿五文明。Aldebaran那首歌是用Enya的母语盖尔语演唱的,这样爱尔兰的语言在未来也能开花结果繁荣起来。三首Loxian歌曲The River Sings、Water Shows the Hidden Heart、Less Than a Pearl对于我来说是如此宝贵,就像对于一个词匠来说,最让人兴奋的事莫过于创造一个字。因为Enya和Nicky抱着共同的探索精神,我才有创造这些Loxian歌曲的机会,从此我不仅是一个文字的收集者,还是一个文字的创造者。


Loxian这个名称本身也经历了“调整和变化”。“Loxian”起源于希腊神话中的太阳、真理、预言之神阿波罗——这位弓箭神的诨名。有趣的是我们用这位太阳神的名字来命名了这些远行去月亮上的人。这些被我们编织进我们音乐里的Loxian人的文字,实际上属于未来一批远征移民到毕宿五星系的人类。


THE SECOND UNSUNG SONG


但是收集文字的传统是永远不能遗弃的,这些文字都是至关重要的遗产。没有它们,人类永远无法去到别的星系,永远无法了解那些恒星和卫星,也不可能听到来自木星的声音。尽管有时候这些收集来的文字可能会被误解,但是我们的日常生活离不开它们。而且当这些文字升华成为歌词的时候,它们也就成为了我们表达自然的伟大和抒发我们的个人经历与情感的工具。


现在,我把以上这些文字集齐在这里,就是在将我过去曾经收集起来的点点滴滴呈现于你们。


  Roma


* 译者注

来源:Roma Ryan from ‘The Very Best of Enya’ collector’s edition

图片:Roma Ryan from ‘The Very Best of Enya’ collector’s edition

书法:Ruth Rowlands from ‘The Very Best of Enya’ collector’s edition
EMI Music Publishing Ltd, 2009
图片扫描及编辑:enya.sk

翻译:

上一篇
关于恩雅
下一篇

Roma for 'The Very Best of Enya'

  • 1

For The Very Besst Of En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