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们传统的神话到博尔赫斯的梦和更多其他,从可能的到抽象的,从一个到许多个,从梦想家到做梦。

爱尔兰神话经常提及德鲁伊特,德鲁伊特被认为是拥有智慧和力量的人,他在梦中获得知识,并能作出解释,他知道大地的位置、风的方向,他知道基本元素,他拥有语言知识。有一个德鲁伊特尤其能在歌词方面播下灵感的种子,就是Amergin,他与Mil之子一同来自伊比利亚海岸(现在的西班牙)。所以梦想家会梦想。

NOTES BY ROMA RYAN

THE MEMORY OF TREES PROMOTIONAL BOX, 1995


I; the autumn
   I; the evening star
   I have been an echo
   I shall be a wave
   I shall be the moon
   I have been everything, I am myself
   I; the summer
   I; the ebony
   I am the dreamer


我是秋天
我是黄昏
我是回声

我将化作浪
我将化作月
我是万物,我是我

我是夏日
我是乌木
我是梦想者


关于 Amergin


("The Coming of the Sons of Miled", illustration by J. C. Leyendecker in T. W. Rolleston's Myths & Legends of the Celtic Race, 1911)


跟据爱尔兰古代编年史,德鲁伊教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这个国家最早的殖民者,他们都属于Japhet部落。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Milesian(爱尔兰人)。 根据传说,这些人也属于Japhet族,从Scythia进入希腊、再到埃及和西班牙,最终在公元前1530年, Tuatha De Danann统治200年后由西班牙到达爱尔兰。 在这所有的海上迁徙过程中, 德鲁伊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Caicher被认为是最重要的..据说他已经预见到Erinn(爱尔兰的旧称)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地。

到达爱尔兰的时候,Milesian的首脑是Uar, Eithear,Amergin。 Amergin是一个姓Glungel的Milesian修士,他是远征队中的诗人和法官,虽然不是专职的,但他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德鲁伊。尽管他不是爱尔兰所知道的唯一的德鲁伊,《Leabhar Gabhala》(又名《侵略史》)认为Amergin是爱尔兰盖尔人中的第一个德鲁伊。

第一批移民在Kerry登陆,很快就向Tara山进军,那里是爱尔兰国王们的所在地,在那时被Tuatha De Danann占领着,显示了他对爱尔兰的最高权利。  其他国王们推说他们不知道这次侵略,如果他们知道,将会阻止它。这样他们为Amergin提供了机会。

Amergin决定他和他的朋友应该回到他们的船上,驶到离岸九个海浪远的地方。 如果他们能够再次靠岸,他们将不顾De Danann而征服这个国家。  他们刚到达海中的位置,De Danann的德鲁伊们就发动了一次骚乱,舰队被分散开了。 一支舰队驶向了南方,后又到了东北;一支则碰到了危险的风暴, 所以,这支队伍的诗人兼学者Amergin起来朗诵了一首督伊德教义, 随后,风暴停止了,这些Milesian再次登陆。那天是周四,5月1日,阴历17日。 当Amergin的右脚踏上爱尔兰的土地时,怀着对这种比神给了他更多力量的科学的敬意,吟诵了另一首诗*。

随后的三天三夜,Mile之子们在一个叫做Sliab Mis(现在Cork县的Slieve Mish )的地方展开了对Tuatha De Danann的第一场战争。 

在一份十五世纪的威尔士手稿中,我们发现了一首由吟游诗人Taliesin所做的类似的诗,他在是有名的《亚瑟王传奇》中被称作Merlin*。


The lyrics of the song were inspired by ‘The Song of Amergin’. Acording to legend, Amergin was one of the leaders of the Men of Míl who battled the Faery Clan for possession of Ireland. Amergin invoked the powers of the Land upon first stepping ashore. He joined himself with the spirit that controlled the elements of the Cosmos. The wind died down and the Gaels claimed sovereignty on Ireland. There are more versions of the song, this is the most popular one:


I am a stag of seven tines,

I am a wide flood on a plain,

I am a wind on the deep waters,

I am a shining tear of the sun,

I am a hawk on a cliff,

I am fair among flowers,

I am a god who sets the head afire with smoke.

I am a battle waging spear,

I am a salmon in the pool,

I am a hill of poetry,

I am a ruthless boar,

I am a threatening noise of the sea,

I am a wave of the sea,

Who but I knows the secrets of the unhewn dolmen?


这两首祈祷诗强调了一些督伊德教和凯尔特的信仰。 这种超凡的科学,洞察了自然的奥秘,发现她们的规律和力量是同一事物,掌握了这种科学也就整个掌握了自然。 诗人实际上是科学的代言人,他是给予了人们脑海中思想的火焰的神,诗人就是大自然,是风和海浪,是野生动物和斗士们的臂膀。 所以诗人是科学的以人的形式存在的化身,他不仅是人,还是鹰和秃鹰,树木和植物,命令,剑和矛。 他是吹过海面的风,是海洋中的波浪,是波涛的低语,草原上的湖。 因为他是万能的人, 所以他是这些全部东西,因为他是科学财富的监护人,有证据证明他拥有这些财富。例如,他会计算月历,那是历法的基础,所以他可以修改通行法律。天文学对他来说没有秘密,他还知道别人所不知的太阳休息的地方。他是科学,是诗人,是梦想家,他是El Soñador。

上一篇
回到百科
下一篇

la soñadora

the memory of trees

tracks

资料整理:Liya & Ray  图片编辑:Field | 由“恩雅的天空” http://www.enyaonline.com 制作

以上资料均由网络及相关文献收集而来  * 特别感谢“中文恩雅”网站提供的翻译材料 

未经许可,请勿转发